「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得失心很重嗎?」

「你明天要考統測,我明天也要參加大考喔」

「差別是如果你失敗了可以重來,我呢⋯就人生去了了」

「這樣說你會不會釋懷一點?」

 

今天,想起時間停留在18歲的一位好朋友。

國中三年小維跟我以班長、副班長相稱,位子也總是一前一後,名次也是,總言之就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品學兼優且善良熱心。

 

在那時候手機還未普遍流行,朋友間的通聯還是使用公共電話居多,我們是青梅竹馬,總有說不完的事,彼此會特地騎腳踏車到便利商店用零用錢打電話,然後把握時間⋯當硬幣叩嘍喀擦的掉下去時,時間也在倒數著,當下就會快速思考如何有效率的講完重點,掛掉電話像是完成任務般的心滿意足,現在想起來真的有趣,年少的青澀單純。

 

各奔東西後,我們聯絡的次數隨著課業加重越來越少,在高二時小維提到皮膚長了奇怪的東西,換了很多醫院都一直不好,當時的我熱衷社團活動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一直到在加護病房看到小維時,心頭才被重重一擊。

 

因爲加護病房有限制探視人數,小維戴著最愛的棒球帽走出來,心思細膩的他隱藏傷痛故作輕鬆的開玩笑,試圖掃除醫院重症區的凝重氣氛。後來的每週我們都會用手機通話小聊,謝謝你分享麥當勞事件還有碎念(教誨)我的壞習慣等⋯在你離開之前說的話,我都還記得:

 

人生很好玩,遇到的人事物都是一種緣分,某種程度上都有他的意義,失敗也不可怕,就重來重來重來,總之,你要孝順父母啊。

 

事過境遷,我也當媽媽了,今天路過某中學的畢業典禮,想起國中畢業那年生日,天氣晴朗,你從南彰化騎腳踏車到北彰化,汗流浹背的出現在我家門口,大聲不害躁的在我爸媽面前說生日快樂,還說:

 

「我剛跟你家的狗對看很久,悟出道理喔,要孝順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