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下班在townhall搭車,train要來的那一瞬間,我都好想跳下去」

「想要讓一切都安靜,我不知道我的悲傷是哪裡來的」

「我知道這些想法很可怕」

 

我的腦子裡有一本行事曆,每天我像是強迫症一樣要照它行事然後checked & done,沒有完成的話,一股壓力就會困擾著我。朋友覺得我生活很忙碌很充實,但我一直感到悲傷,隨著我的工作升職或是到更大型的企業,這種悲傷情緒會更加嚴重。

 

在打工渡假的第三年,我在雪梨有三份工作:酒店的管理職,高時薪的中文教學和在政府機關打工,收入不錯但就是不開心,某天和一位在IBM工作的日本Na姊約會,就說了開頭那些話,Na姊溫暖的握著我顫抖的手說:

我知道,因為你總是忽略內心深處的聲音,內在的你在哭泣。

 

雖然哭過讓我感覺好些,但這種悲傷從來沒有停止過,直到今年我的太歲年亦是青龍年才有解。從住了10年的澳洲搬回台灣,一連串的考驗讓我跌入低谷,經由家人的幫忙及鼓勵,我才開始試著了解自己,往常遇到難題時,我喜歡逛逛書店,因為總是能找到適合的書解惑,最近看了蛤蟆先生去看心理醫生這本書,才恍然大悟我的悲傷為何而來。

 

今天我生日,跟先生去吃飯、按摩然後逛書店,我把手機關機,坐在書店附設的咖啡廳落地窗灑落進來的陽光,人行道樹上的葉子搖擺著,不自覺的放空了,沒有任何計畫。我才發現,我有N年沒有這樣子了!曾幾何時我忘了給自己空間?就是一直迎合別人的想法,

 

唉 ! 真的窮的剩下錢,年少的專心致志畫好一幅畫、完成陶藝品或手工藝的平靜幸福感都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