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很會幫人按摩呢?」

「你能推薦不錯的按摩店給我嗎?」

「你們亞洲人是不是對按摩很講究」

 

後來在澳洲酒店當業務經理,這段時間也是最常出差的時候,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因為透過出差拜訪客戶之虞多了很多機會(免錢)走遍澳洲許多城市。

 

 

澳式出差的步調大概就是爵士樂,先前在台灣出差的經驗大概就是重金屬加上R&B RAP高壓情緒緊繃且講求效率快速完事。出差的交通工具除了雙腳(不過份,一個月內走壞了兩雙高跟鞋)最常用的就是uber了。

 

 

話說uber在澳洲的品質很不一定,遇過蠻多天才司機的,例如自己開錯接送地,竟然打電話要你走去他那(大概200公尺吧😓⋯)某次在墨爾本叫了uber,司機是一位中年白人,上車後就官方的寒暄幾句,我也表明我是來出差的,然後這位先生就開始言語性騷擾了(外加種族歧視),我拉下車窗看著外面假裝沒聽到他說話,後來到目的時,他非常刻意的停在情趣按摩店前並且露出猥瑣的笑容看著我,我避開他的眼神然後重重的甩了車門下車後馬上給一顆星負評並且直接聯絡uber客服抱怨我遇到的事情。雖然客服馬上回覆也做了懲罰,但我覺得這種人太可惡了,我打了報警電話000備案,警察很nice的告訴我也可以聯絡澳洲的性騷擾支援服務1800respect(1800 737 732),希望能懲罰到這位老先生,還有不要再危害世人。

 

 

故事說到這,想起澳洲的閨蜜T,她在國中的時候移民澳洲,我在酒店Hotel產業時認識她的,第一天見面閒聊她就教我:

 

 

在澳洲,敢講、說話大聲你就贏了一大半,請把默默耕耘這種奴性留在台灣。